靚影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靚影小說 > 都市 > 趙錚林芷月 > 第7章 賣慘?

趙錚林芷月 第7章 賣慘?

作者:盛天皇子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25 11:25:33 來源:SiLuKe

-

“大膽!”

眼看趙錚反駁,找到機會的唐瀾當即拍案而起。

“趙錚,你不但是陛下子嗣,更是戴罪之身,此刻不跪,莫非是不把陛下放在眼裡?不把大盛律法放在眼裡?”

唐瀾不愧是皇後,這兩頂大帽子扣下來,就足以判趙錚死罪。

見此,唐極和秦牧下意識抬起頭。

哪怕是那些大臣,也不免心中咂舌。

皇後一出手,果然不同凡響。

要是趙錚連這一關都過不了,何談翻案?

“嗬,你說這話,自己不覺得可笑嗎?”

對此,趙錚卻隻是淡淡一笑,完全看不出一絲畏懼。

“為人君,不思體察,落下天大冤屈!為人父,卻聽信讒言,不加審理就要斬殺子嗣,這樣的人,我為何要拜?”

趙錚話音一落,整個大堂,瞬間落針可聞。

一眾大臣紛紛倒吸涼氣,這趙錚不要命了,連這種話都敢說?

唐極和秦牧表情也微微一滯,顯然冇想到趙錚會有這般說辭。

就連趙明輝,目光也閃爍了一下,卻什麼也冇說。

“大膽,你你……”

被趙錚如此反駁,唐瀾氣得胸口起伏。

剛要質問,卻被趙錚冷笑打斷。

“皇後孃娘無視公堂,當堂擾亂公堂秩序,又意欲何為?莫非也不把律法放在眼裡?”

這……

趙錚一句話,懟得唐瀾說不出話。

“趙錚,你彆滿口胡言!”

見此情形,趙嵩急忙站了出來:“你無視父皇,藐視律法,剛剛又衝撞皇後,你可知,這是死罪?”

麵對咄咄逼人的趙嵩,趙錚卻無所謂的攤了攤手。

“我本就是戴罪之人,大不了一死而已,不過,皇後擾亂公堂,藐視律法,豈不是也是死罪?”

“有皇後墊背,我死了也無所謂了!如若不然,臣將不臣,國將不國,這大盛,遲早必亡!”

嘶!

此話一出,所有人的表情都變了。

讓皇後給他墊背?大皇子還真敢想啊。

趙嵩和皇後狠狠咬著牙,氣得發抖,卻找不出話來反駁。

唐極微微皺起眉頭,詫異的看了趙錚一眼。

此子以往平庸懦弱,現在怎麼如此強硬?

莫非進了一趟天牢,還轉性了不成?

“好,好一個臣將不臣,國將不國!”

安國公秦牧一聲大笑,當即站起身來。

“陛下,老臣認為大皇子此言有理,若要治大皇子的罪,連其餘人等也當一併治罪,否則,這天下何來公道可言?”

秦牧一開口,這可就不得了了。

畢竟,以這位的分量,說要治皇後之罪,可不是說著玩的。

“都且肅靜,今日這公堂隻為重審此案,剛剛的事揭過,誰也無需降罪。”

終於,趙明輝指尖輕敲桌案,穩住場麵,接著有些意外地看向趙錚。

“趙錚,朕知道你心裡不服,機會朕已經給你了,是生是死,就看你的造化了!開始吧!”

說罷,靠在椅子上閉眼假寐。

趙嵩和唐瀾雖心有不甘,不過皇帝金口已開,隻能瞪了趙錚一眼,憤憤坐下。

秦牧向趙錚投來讚賞的眼神,也跟著坐了下來。

雖然趙錚過了這一關,可真正的博弈,纔剛剛開始。

“罪人趙錚,你可認罪?”

秦學檜一拍驚堂木,案件正式開始重審。

“我本無罪,為何要認?”

趙錚淡淡轉過頭,不卑不亢。

“趙錚,人證物證俱在,你還想狡辯?”

趙嵩眯著眼睛,一個眼神,秦學檜當即大手一揮。

“來人,傳物證!”

秦學檜話落,幾個衙役當即捧著物證,走上公堂。

黃袍、金刀、還有紮著針的小人!

怪不得皇帝會震怒,如此證物,換做是趙嵩,隻怕也會被斬首示眾。

“趙錚,這些都是你寢宮裡翻出的證物,你還有何辯解?”

趙嵩語氣得意,鐵證如山,所謂的重審,也隻是走走過場罷了。

至少大部分人,都是這麼認為了。

隻有唐極和秦牧皺著眉看著趙錚,剛剛趙錚的表現給他們一種錯覺。

莫非,趙錚真有翻案的手段?

對此,趙錚淡淡一笑,不慌不忙道:“這是從我寢宮裡翻出的不假,可這也不能證明,這就是我的東西吧?”

“趙錚,你罪證確鑿,還想狡辯?”

趙嵩冷冷一笑,步步緊逼:“空口胡言,誰能相信?”

真有本事,就拿出證據!

可是,趙錚拿得出來嗎?

“我既然敢說,就自然有理由。”

趙錚卻絲毫不慌,嘴角反倒挑起一絲笑容:“你既然是來旁聽的,乖乖聽著就好,再多嘴,小心治你個擾亂公堂之罪。”

“你……”

趙嵩瞪著眼睛,怒火沖天,卻還是忍住了。

“好,我倒要看看,你能有什麼理由!”

趙錚冇理他,拿起那小人看了看,忽的微微一笑。

“這小人紮得還挺不錯,用的是上乘的黃色布料,隻有宮中纔有。”

眾人輕輕點頭,黃色,象征著皇權高貴。

如此上等的布料,也隻有宮中顯貴纔有資格享用。

即便是妃子大臣,除非皇帝禦賜,也斷然不可貿然使用。

“此話不假,可你身在皇宮,此物豈不是剛好證明與你有關?”

秦學檜皺著眉頭,試探性詢問。

趙錚並未立即回答,而是苦笑著扯了扯自己的衣服。

“我這身衣服,是母妃一針一線親手做的,用的是寢宮最好的布料了。”

哦?

眾人好奇的抬頭一看,隻見趙錚穿著一身淡青色的長袍。

雖然做工紮實細膩,卻已經略顯破舊。

用的,也是宮裡常見的普通布料,丫鬟和太監身上穿得較多。

堂堂容妃和大皇子,居然落魄到這種地步,誰信哪?

“說來也不怕大家笑話,就這身衣服,還是母妃省吃儉用才省出來的。”

“當然,我們母子二人穿彆人剩下的也習慣了,倒也不在乎。”

說話間,趙錚又摸了摸那金刀,更是咂舌。

“嘖嘖,這麼多黃金,肯定挺值錢吧?我要有這麼多金子,不得去換成碎銀買身棉服,給母妃弄些好吃的?總之,可不捨得鑄造成金刀啊……浪費,太浪費了!”

趙錚話音一落,公堂再次陷入沉默,所有人看著他的表情都有些古怪。

堂堂容妃和大皇子,得省吃儉用才能做一身衣裳?

還淪落到穿舊衣服的地步?

這算什麼?賣慘?

若真有其事,皇家威嚴何在?

反倒是唐瀾和趙嵩齊齊皺眉,表情有些不自然。-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