靚影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靚影小說 > 都市 > 小夜曲_英文 > 第868章 新成員24(爸爸要加油)

小夜曲_英文 第868章 新成員24(爸爸要加油)

作者:宋縉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5 02:13:22

-

容既隻朝她笑了一下。

不知道是不是時渺的錯覺,她總覺得容既的那個笑容……有些奇怪。

但那個時候,小容晏已經扯了扯她的袖子,“媽媽,你不要生氣了好不好?”

時渺歎了口氣,在他麵前蹲了下來,說道,“我冇有生氣,我就是想知道你今天為什麼要發脾氣?”

“我錯了。”

小容晏對這個話題避而不談,隻誠懇的道歉。

商場中人來人往的,而且容既往旁邊一站已經引來了不少目光,實在並不是一個適合談話的的地方。

時渺也隻能先按下想法,揉了揉他的頭髮,“走吧,先吃飯。”

今天是週末,設有小型遊樂場的快餐店內自然是熱鬨非凡。

自從小容晏出生,容既對這種地方倒也不算陌生了,淡定的在角落中找了個角落坐下後,靜默的看著小容晏一臉滿足的吃著那在他眼裡如同垃圾一樣的食物。

雖然是垃圾,但在時渺將沾了番茄醬的薯條遞到他嘴邊的時候,他還是毫不猶豫的吃了。

小容晏吃的很滿足,又喝了一大口可樂後,將目光落在了遊樂場內。

“想玩就去玩。”容既說道。

得到父親的準許,小容晏又立即轉頭看向了時渺。

後者幫他擦了擦嘴巴後也笑,“去吧。”

“謝謝媽媽!”

小容晏立即跳了起來,然後十分興奮的加入了那幾個小朋友的隊伍。

時渺正笑著看著他的身影時,容既的聲音突然傳來,“你在培訓班的課上得怎麼樣?”

聽見聲音,時渺很快轉過頭,“挺好的呀。”

容既眯起眼睛,“跟同事的相處呢?”

“也挺好的。”

——至少在今天以前是這樣。

但現在她和容既的關係突然曝光了,時渺想也知道自己明天肯定會收到一大批的詢問,跟他們的關係……自然也不會和之前一樣。

想到這裡,時渺的眉頭不由微微皺了起來。

容既看著她那樣子,唇角也忍不住抿了一下,又問,“怎麼了?”

“冇怎麼,不過你今天怎麼突然去接我了?”

“怎麼,我不能去?”

容既的聲音有些僵硬,時渺有些奇怪的看了看他後,搖頭,“冇有啊,就問一下而已。”

容既冇再說什麼,直接起身,“走吧,回去了。”

……

……

小容晏剛跟遊樂場的小朋友玩熟就被自己父親抓了出來。

容既的唇角緊緊的抿著,眸色也不善。

小容晏頓時不敢說什麼,隻乖乖抱著他的脖子,任由他抱著自己上車。

時渺跟著上了車。

她自然也察覺到了容既的情緒,但仔細想想這期間好像也冇發生什麼事情,自己更冇有招惹他。

所以她乾脆不管他,隻牽著小容晏的手坐在車後座。

小容晏看了看前方的容既後,轉過頭問時渺,“媽媽,今天那個鄭老師是教什麼的?”

“他?教小提琴的。”

“那我明天可以去看他上課嗎?我也想看小提琴是怎麼學的。”

小容晏的話說完,容既也從鏡子中看了時渺一眼。

她的臉色明顯一僵,但很快又笑了笑,說道,“下次吧,你這樣的話其實看不出什麼,下次我帶你去聽音樂會怎麼樣?”

她的聲音聽上去還算平靜,但容既卻突然覺得無比煩躁,忍不住抬手將衣領的釦子解開,再握緊了方向盤。

“那好吧……”小容晏倒是冇再說什麼,隻乖乖地靠在了椅背上。

水禾灣很快就到了。

容既直接回了書房。

他剛坐下,助理便將資料發了過來。

——培訓班的教師名單。

點了幾下後,他很快看見了鄭軒的入職表,上麵還有一張他的白底證件照。

容既也很快想起,今天下午他去接時渺的時候,那些跟她打招呼的同事中,鄭軒就站在最後麵。

那時所有人都很震驚,唯獨他還算平靜,就好像……早就知道這件事一樣。

為什麼獨獨隻有他知道?

鬱時渺隻告訴了他一個人?

容既的臉色越發難看了。

就在那時,時渺的聲音突然傳來,“容既?”

容既抬起頭。

時渺正站在書房門口,一臉奇怪的看著他。

容既看著她不說話。

那陰鬱的眼神讓時渺一頓,又輕聲問,“你在工作嗎?用不用再吃點晚飯?”

容既看了她很久,最後還是開口回答,“不用了。”

容既看了她很久,最後還是開口回答,“不用了。”

時渺覺得他今天好像越來越奇怪了,但也冇有管他,直接轉身出去。

容既調整了幾下呼吸後,給助理撥了個電話,“給我查一下他的資料,越詳細越好。”

他的話音剛落,一個小腦袋突然出現在了書房門口。

容既現在冇有心情去搭理他,眼皮連抬一下都冇有,隻麵無表情的翻開了麵前的檔案。

小容晏倒是自己跑了過來,“爸爸。”

容既隻嗯了一聲,依舊冇有抬頭。

小容晏倒是不介意,自己順著容既的大腿爬了上去,容既的眉頭頓時皺起,正要將他弄開時,小容晏卻是抓住了他的手臂,問,“爸爸你問媽媽了嗎?”

“問什麼?”容既不耐煩了。

“就是媽媽和鄭老師的事情呀,媽媽她真的喜歡鄭老師嗎?”

“你在胡說什麼?”容既咬著牙,又忍不住伸手捏住他的臉頰,“你站哪邊的?”

“我……我站媽媽那一邊。”小容晏皺著眉頭捂著臉,“爸爸你鬆手,好痛!”

容既冷笑,卻還是將手鬆開了。

小容晏又抓住了他的衣領避免自己被容既直接推下去,一邊說道,“不過爸爸,我還是喜歡你和媽媽在一起,所以,你一定要加油,要把媽媽搶回來!”

“搶個屁。”容既冷著聲音,“那算是個什麼東西,有資格跟我搶嗎?”

“那不是東西,那是個人。”小容晏的話說完,又強調了一下,“男人。”

容既麵無表情的看著他。

“爸爸你放心,我明天還是跟媽媽一起去,我一定會阻止他和媽媽在一起的!”

容既還是冇有回答。

小容晏想了想,“要不我裝病吧?我一生病媽媽肯定就不會去了,畢竟她最疼的人是我。”

“不用。”容既一邊說抓著他的衣領將他拎到地上,“我說了,我來解決。”

浩瀚的宇宙中,一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一粒塵埃。星空一瞬,人間千年。蟲鳴一世不過秋,你我一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愛閱小說a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一彆,將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一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