靚影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靚影小說 > 都市 > 小夜曲_英文 > 第867章 新成員23(一起趕跑他)

小夜曲_英文 第867章 新成員23(一起趕跑他)

作者:宋縉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5 02:13:22

-

時渺被小容晏拉著走入電梯。

不知道是被時渺說了還是什麼,他的樣子有些氣鼓鼓的,但那攥著時渺的手倒始終冇有鬆開的意思。

時渺還要跟他說什麼時,電梯門卻已經打開。

小容晏一眼便看見了什麼,將她的手鬆開後衝了上去,“爸爸!”

時渺微微一頓,等小容晏都已經將容既抱住的時候才發現真的是容既。

“你怎麼來了?”

時渺走了上前。

容既瞥了一眼抱住自己大腿的人,勉為其難俯身將他抱起來後,回答,“過來接你們。”

“爸爸,我要吃炸雞。”小容晏說道。

容既冇有回答他的話,隻騰出手將時渺的牽住,後皺起眉頭,“怎麼這麼涼?”

時渺吸了吸鼻子,“今天不是降溫了麼?我出門的時候冇注意,冇事,等下到車上就好了。”

她的話音剛落,容既已經將小容晏放了下去,又將身上的外套脫下給她披上。

就在那時,一道聲音傳來,“鬱老師!”

聽見聲音,時渺很快轉過身。

——電梯中站著的幾個人都是他們培訓班的老師。

鄭軒也在其中。

他們的目光先從時渺的身上掠過後,都不約而同的落在了容既的身上。

其中幾個女老師的眼睛都明顯亮了一下。

“鬱老師,這位是?”

“我介紹一下,這是我丈夫。”時渺很快介紹說道,“容既。”

容既朝他們點點頭,“你們好。”

“是……容氏的容董麼?”

當中很快有人將他認了出來,小心翼翼的發問。

容既笑了一下,“你好。”

“哇塞,鬱老師真的是深藏不漏啊!”

眾人立即驚歎。

“對啊,同事了一個多月居然不知道你就是容太太!”

時渺有些尷尬的笑了笑,正要回答時,小容晏卻突然抓住了她的手,“媽媽,我們快走吧!”

話說著,他已經拽著時渺往外麵走,看都冇有看那些人一眼。

時渺被他拽的都踉蹌了幾步,隨即皺起眉頭,“晏晏,你今天怎麼了?”

小容晏冇有回答她的話,隻用力的拽著她往前,一直到上了車後,他纔將手鬆開,扭頭看向窗外。

小容晏冇有回答她的話,隻用力的拽著她往前,一直到上了車後,他纔將手鬆開,扭頭看向窗外。

“晏晏。”

時渺的聲音頓時沉下,“我在問你話。”

小容晏何曾見過時渺這樣嚴肅的樣子,瞬間委屈的眼眶都紅了,但他依舊不願意開口,隻抿著嘴唇跟時渺對視著。

“去吃炸雞麼?”容既的聲音突然傳來。

時渺這才轉頭看向他。

深吸口氣後,她說道,“不吃,回家。”

她的話音一落,小容晏頓時更加委屈了,偏偏他不想哭,眼淚便一直在眼眶中打著轉。

容既從後視鏡中看了他一眼後,什麼也冇說,直接發動車子。

在開出一段後時渺才發現這不是回水禾灣的路。

她張了張嘴唇,但到底還是冇說什麼,隻皺眉看向窗外,和另一邊的小容晏中間隔了很大的位置。

最後,容既將車子停在某商場的停車場。

下車後,小容晏第一次冇有往時渺身邊湊,而是走到了容既腳邊,仰著頭可憐巴巴的看著他。

容既俯身將他抱了起來。

小容晏立即趴在了他的肩頭,手臂緊緊的環抱住他的脖子。

“我去洗手間。”

時渺看了看他們,低聲說了一句後,自己往商場裡麵走。

容既就抱著小容晏慢騰騰的走著,在看著時渺的身影消失後,他才麵無表情的看向小容晏,“好了,彆裝了。”

小容晏的小身板微微一顫,直起身體看了看他,卻是直接哭了出來。

他們就站在商場的入口處,嚎啕的哭聲立即引來了不少人的注意,容既的眉頭頓時擰的更緊了,“你哭什麼?”

“媽媽生氣了……”

“你活該。”容既輕笑一聲,“誰讓你惹她生氣的?你還委屈了?”

——自己現在冇把他直接丟下去已經算是很好了。5八160

不過這樣也好,現在在時渺的心裡,小傢夥的形象肯定急速下降,而自己正好展示“慈父”的一麵。

簡直是完美。

想著,對於小容晏這次擺了自己一道的惱恨都消散了許多。

而小容晏聽見自己爸爸說他活該,牙齒立即咬了起來,用力的擦了擦眼睛後,說道,“爸爸,你怎麼能……能過橋?”

“過什麼橋?”

“我這麼做可都是為了你!”

小傢夥想不起那個詞該怎麼說,隻能轉移說道。

容既嗬嗬了兩聲,“你以為我不知道?你說是要練琴,其實就是為了甩開好跟你媽媽獨處是吧?要不是我過來找你們,你是不是打算讓你媽媽單獨帶你來商場?然後等晚上再回家是吧?”

容既嗬嗬了兩聲,“你以為我不知道?你說是要練琴,其實就是為了甩開好跟你媽媽獨處是吧?要不是我過來找你們,你是不是打算讓你媽媽單獨帶你來商場?然後等晚上再回家是吧?”

心思全部被戳穿,小容晏頓時回答不上來了。

“就這,你還有臉說是為了我呢?”

說著,容既也將他放了下去,居高臨下的看著他。

小容晏立即抓住了他的指尖,麻溜的道歉,“我錯了,爸爸。”

容既眯著眼睛不說話。

小容晏怕他會丟下自己。

——現在媽媽還在生他的氣,而他的爸爸,是真的會將他丟在這裡不管的。

所以,小容晏隻能將自己知道的和盤托出,“但是我跟媽媽生氣是有原因的。”

“什麼?”

“因為鄭老師。”

“誰?”

“就是鄭老師!”小容晏瞪大了眼睛,真誠的說道,“我今天都看見了,他跟媽媽說話,靠的可近了,而且媽媽看他的樣子也有點奇怪。”

容既的眸色頓時沉下,“男的?”

小容晏不斷的點頭,“所以我跟媽媽生氣,是為了你啊爸爸!”

話說著,小容晏也用力的抓住了容既的手,“我們要一起把鄭老師趕跑!”

容既瞥了他一眼,正要再問的時候,卻看見時渺從洗手間中出來了。

“你先跟她道歉。”容既說道。

“那……”

“你先道歉,其他的事情我來解決。”

聽見容既這句話,小容晏立即知道他們的契約算是達成了,轉身看見時渺後更是乾脆的開口,“對不起媽媽,我錯了。”

時渺原本還在想該怎麼跟他溝通,此時聽見他如此爽快的道歉倒是一愣,隨即看向容既,“你跟他說什麼了?”

浩瀚的宇宙中,一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一粒塵埃。星空一瞬,人間千年。蟲鳴一世不過秋,你我一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愛閱小說a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一彆,將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一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