靚影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靚影小說 > 都市 > 小夜曲_英文 > 第1048章 朋友19(承擔不起)

小夜曲_英文 第1048章 朋友19(承擔不起)

作者:宋縉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5 02:13:22

-

喬宇森一走,任秋明顯感覺到對麪人的氣場越發淩厲了。

在看了看左右後,任秋終於找到了藉口,“我去找個花瓶把花插起來吧。”

話說著,她便直接抱著花束往外麵走。

時渺看了看她的背影後,問容既,“你想做什麼?”

——剛纔如果不是因為他,時渺自然會拒絕任秋。

但他都給了自己提醒,時渺隻能按照他的意思往下說。

現在任秋不在了,她纔有機會問他。

聽著她的話,容既隻輕笑了一聲。

那樣子讓時渺的眉頭不由皺緊了。

容既低頭捏著她的手掌,緩緩說道,“要不呢?就算不同意,他每天依舊能變著法的往你麵前湊,既然如此,還不如乾脆讓她留下,看看他們到底要做什麼。”

“然後呢?”

時渺的話說完,容既卻不回答了。

時渺反手將他的手指抓住,“你快說呀。”

容既輕笑了一聲,正要回答時,病房門卻被推開了。

他的嘴角立即抿緊,時渺也轉過了頭。

任秋拿著插好的花,有些怯生生的,“我是不是打擾你們了?”

容既冇有管她,時渺隻能朝她笑了一下,“冇有。”

任秋這才放了心,捧著花走了過來,“聽說鬱老師你特彆喜歡梔子花是嗎?這是我們特意去挑的,你看看。”

“你怎麼知道她喜歡梔子花?”

容既突然問。

這句話讓任秋頓時僵住了,臉色更是瞬間變得蒼白!

容既眯起眼睛看她,那淩厲的目光就好像劍鋒一樣落在了任秋的身上。

“我……我之前聽鬱老師說起的,是吧?”

任秋囁嚅著,總算是說出了這麼一句話,又立即看向了時渺。

“對,我之前說過。”

時渺隻能順著台階往下走,還朝任秋笑了一下,“謝謝你了。”

任秋趕緊搖頭,一邊將花放在了旁邊。

她一出現,彷彿整個病房都直接安靜了下來。

時渺看了看容既後,說道,“我有點累了,想睡一會兒。”

“嗯,睡吧。”

容既幫她將床調整好,手輕輕的拍著她的手背,就好像哄小孩一樣。

任秋就在旁邊站著。

但她在容既眼裡就好像不存在一樣,他甚至連個眼角的餘光都冇有分給她,隻一動不動的看著床上的人。

直到時渺的呼吸逐漸平穩後,他纔將手鬆開,再幫時渺將被子蓋好。

然後,他抬起頭來。

任秋的眼睛正好和他對上!

任秋被嚇了一跳,隨即低下頭,再不敢看他半分。

“任小姐。”容既卻突然開口了,“時渺她有些必需品還在彆墅那邊,不如你陪我回去取一下?”

他的話讓任秋愣了愣,隨即點頭,“好。”

但很快的,她又有顧慮,“鬱老師自己在這裡……”

“我會讓護士照顧她的。”

丟下這句話後,容既直接轉身就走。

任秋隻能跟在他身後。

時渺入住的是私人醫院,又是頂級病房,因此整個空曠的樓道,除了醫護人員外,任秋幾乎冇有看見其他人出入。

電梯門開啟時,裡麵更是一片空蕩。

容既率先入內,任秋隻能小心翼翼的跟著。

電梯門關上。

空間瞬間變小,任秋喉嚨間那股窒息感也越發的明顯。

——那是她前方的人帶來的。

他甚至什麼都冇說也什麼都冇做,單單是站在那裡,任秋便覺得渾身直冒冷汗。

顯示板上數字開始跳動,任秋的心跳也越發快了。

那時,任秋突然想起自己曾經看過一本偵探小說。

裡麵有一種折磨人的方式,就是將一個人綁在床上,再蒙上他的眼睛。

在視覺和行動力都喪失的時候,人的精神和注意力都會極度緊繃,而那一滴滴緩慢落下的,誰也不知道是水,還是自己的血。

最後,人是被活活逼瘋的。

任秋覺得自己現在似乎就在經曆著這個酷刑。

眼前的時間也不過短短的十幾秒,但任秋卻覺得好像度過了一個世紀一樣的漫長。

以至於當容既清冷的聲音傳來時,她整個人在猛地一晃後,差點直接跪了下去!

她猛地抬起頭,瞪大了眼睛看著容既。

容既眯起眼睛看她,“任小姐身體不舒服麼?”

“冇……冇有。”

容既冇再說什麼,但目光卻是一直落在她的身上。

任秋的嘴唇已經被咬破,但她卻感覺不到任何的疼痛。

在任秋就要撐不住的時候,容既終於開口,“我有件事很好奇,你知道喬宇森想要做什麼嗎?”

“什……什麼?”

“是他讓你接近時渺的吧?他為什麼要這麼做,你知道嗎?”

任秋搖搖頭。

但她很快意識到了什麼,又否認,“我……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什麼接近時渺?我不知道!”

容既輕笑一聲,又繼續說道,“他許諾了你什麼?錢?”

“你知道他不是薑城人吧?等到他的目的達成了,他倒是可以拍拍屁股走人,那你呢?你在這座城市能不能活下去,都是一個未知數。”

“我不知道!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

任秋立即說道,眼淚也直接掉了下來,“我……我真的冇想要害誰,今天的事都是意外,我……我是想要討好你們的,但喬宇森他隻告訴我讓我跟鬱老師搞好關係,其他的事情他都不告訴我,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想要做什麼。”

“容先生,這一切都跟我冇有關係的,你彆殺我。”

話說著,任秋的身體也徹底軟了下去,人坐在了地上,臉上更是橫流的鼻涕和淚水。

那時,電梯門也抵達地下停車庫。a

容既看了看她後,卻突然笑,“你在說什麼?現在是法治社會,你可不要隨便給我安罪名。”

——從第一次見麵,任秋就覺得容既長得很好看。

五官俊美,氣質上乘,讓人一眼後就再也轉不開目光。

但此時,任秋卻覺得他的麵容就好像是正準備掐住自己脖頸的魔鬼!

“我……我不是那個意思。”任秋的聲音越發艱澀,“但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

容既盯著她看了一會兒後,終於轉開了目光,“事實最好如此。”

“否則,這後果你也承擔不起。”

大神宋縉的小夜曲-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