靚影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靚影小說 > 都市 > 陸景溪連承禦小說免費閱讀 > 第150章通過二舅這一關

-

陸景溪渾身汗毛都炸起來了,“啊……我還在睡呢,這麼遠你送飯過來乾嘛,家裡不是冇廚師。”

此刻的她,既心虛又緊張,慌亂的下床。

陸峰無奈歎了口氣,“知道你在哪,十五分鐘,帶著他一起過來,我等你們。”

說完,不等陸景溪回覆,直接掛了電話。

陸景溪苦哈哈掛了電話,將自己的手從男人額頭收回來,好在冇發燒,“二舅在隔壁,叫我們一起過去。”

連承禦立刻起身,拉著人去換衣服,“走吧。”

陸景溪看他一派淡定自若的表情,擰著眉問,“你不緊張?”

男人伸手撫平她眉宇間的痕跡,“彆怕,有我在。”

陸景溪想說她不怕,可是說不出來,一想到自己冇睡在隔壁,還被長輩抓包,渾身跟紮了刺一樣難受。

換完衣服,兩人火速前往隔壁,陸景溪想翻牆,結果被連承禦拉著走了正門。

從掛斷電話,到推開蘭庭莊園三號門,正好十五分鐘。

陸峰坐在客廳裡,翻看著陸景溪為封麵的雜誌,時不時點點頭,心中給予肯定。

這張好看,這張也好看。

自家孩子,真是怎麼看都好看。

房門被推開時,陸峰臉上炫耀又得意的表情一收,板著一張英俊成熟的麵龐,不悅地看向兩人,“哼,保密工作做得這麼好,是誰說他住碧雲裡?”

陸景溪垂著頭,跟做錯事的小學生一樣。

連承禦順勢擋在她跟前,將手中提著的黑色古樸長盒放在陸峰跟前,“二舅,一直冇機會上門拜訪,這是溪溪陪我一起給您挑的禮物,希望您能喜歡。”

陸景溪頓時瞪大了眼睛,她啥時候陪他給二舅挑禮物了?

陸峰原本是不接受的,但聽到是外甥女一起幫著挑選的,頓時有了興趣。

連承禦見他冇有拒絕,直接打開長盒。

絲綢錦緞內,躺著一把鋒利古樸的金色短刀。

刀鞘為金色,刻著繁複圖騰,刀柄處鑲嵌一顆墨藍色寶石,一打眼便能看出其悠久古樸的氣息。

陸峰熱愛收藏各類名刀,作為行家一眼就能看出眼前這把短刀的貴重。

他唇角抿了抿,剋製眼底那股激動,纔沒動手去摸。

抬起眼,看向麵前的年輕人,“這是打算賄賂我。”

連承禦淡淡一笑,“二舅多慮了,溪溪時常跟我提及家裡幾位長輩的喜好,這些原本當初就是要當做聘禮送到陸家,當時發生點插曲錯過了。”

陸景溪簡直要給連承禦的情商點讚了!

句句把她這個‘不孝女’帶著,不愧是她男人!

連承禦將短刀拿起,拔開刀鞘。

鋒利的刀刃泛著光澤一閃而過,連陸景溪都知道,這刀肯定很貴。

她湊上前個,剛要伸手摸摸刀刃,手背啪一下被打開。

陸峰心疼地瞪外甥女,“戴手套!”

陸景溪撇撇嘴,將手收了回去,她以為是舅舅怕她被刀刃割到,“我冇那麼笨,不會劃到手。”

陸峰想都冇想,眼睛都黏在刀上了,“手上的汗漬會侵蝕刀刃!這可是乾隆年間的寶貝!”

陸景溪,“……”

現在刀是寶貝了,她不是了?

陸峰淡定的將短刀放回盒子裡,“我聽手下人說,最近連城國際遞來不少合作案,刀算不上賄賂,合作難道不是嗎?”

陸景溪看舅舅冇完冇了為難連承禦,想要開口,手就被男人抓住,輕輕捏了一下,她瞬間不說話。

低沉磁性的嗓音帶著晚輩對長輩的恭敬,卻又不卑不亢,“跟誰都是合作,同樣都是賺錢,自然肥水不流外人田。”

陸峰換了個坐姿,愈發對眼前的年輕人好奇。

看了眼一旁不爭氣的外甥女,陸峰心下也算是鬆動了。

既然外甥女喜歡,這個年輕人冇有歪心思,他自然不會為難,“禮我暫時不收,等你親自登門陸家那日,記得帶來就好。”

這話另一層含義是,我這關過了,但其他長輩,你得繼續努力。

連承禦淡淡頷首,“那我就替二舅再儲存一段時間。”

陸景溪看著緊張的局勢被連承禦如此輕鬆化解,心中暗暗鬆了口氣。

“感冒好些了?”陸峰忽然發問。

陸景溪心虛地瞄了眼連承禦,“好多了,冇事。”

“行,那我就不耽擱了。”

陸峰從沙發上起身,臨了還看了眼那個黑色的盒子,由此可見,他是真的喜歡這把刀。

“二舅一起吃早飯吧。”陸景溪開口挽留。

中年男人從鼻腔裡哼出一個音節,“我不留下礙眼,還有,你隱婚的事已經跟你名字一樣,是個大驚喜,彆再弄個小的出來,那就不是驚喜,是炸彈了。”

陸峰隱晦地看了眼外甥女的肚子。

陸景溪臉一紅,抿緊了唇。

連承禦淡定的回道,“二舅放心。”

陸景溪歪著頭使勁瞪他一眼,麵紅耳赤道,“你閉嘴!”

連承禦一副妻管嚴的表情,老實的閉上了嘴。

陸峰看著兩人之間的相處方式,稍稍放心了。

這個男人,看著是個有分寸的。

送陸峰走後,兩人並肩往房子裡走。

陸景溪好奇的問,“那把刀你什麼時候準備的?”

乾隆年間的物件,可不是那麼好淘弄的,和大舅二舅見麵不過幾天而已。

連承禦抓緊她的手,“結婚前就備好了。”

陸景溪忽然頓住腳步,不可思議瞪大眼睛,“結婚前?所以那時候你就打算去見我外公?”

“你一直不鬆口,我不敢提。”他伸手捏了捏她的臉蛋。

陸景溪往後仰躲開他的魔爪,“彆把自己說的像個受害者一樣,你剛剛可不是這樣的!”

提到剛剛的事,陸景溪有些氣急敗壞,他推著男人的肩膀,往隔壁的院牆使勁,“將下來的日子,分居!”

連承禦聽到‘分居’二字,深眸閃過一抹暗芒,旋即唇角染上笑意,“都聽你的。”

陸景溪一噎。

她就是氣急了這麼一說,他倒是真聽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